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21章 一步步登上了至高无上的王座
    <!--go-->    决战时刻来临。

    距离王琛来到古缅甸地区已经过去第七天。

    除去留守各个城池的乡兵外,兵临蒲甘城下的时候,王琛的军队还有五千人,遥遥地站在距离城池一公里的地方,给人的感觉并不像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相反,每一个乡兵除了头盔外,身上半点铠甲保护都没有,似乎给人一种随时可以击溃的错觉。

    但就是这支貌似手无寸铁的军队。

    但就是这支没有什么防护装备的军队。

    从古曼德勒城开始,一路打得蒲甘近乎灭国。

    看看手表,差不多该攻打最后一座城池蒲甘王城了,王琛深吸了一口气,站在坦克旁边,看了看这批跟随自己打天下的乡兵们,心中充满了豪气万丈,他,即将成为一国之主。

    吱嘎。

    萧剑化踩断了地上的树杈走了过来。

    萧剑化道:“主公,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开打。”

    王琛嗯道:“蒲甘王没有主动投降?”

    萧剑化道:“没有,据说他要亲自守城门,激烈蒲甘军最后的士气,哪怕战死也在所不惜。”

    天子守国门?

    君王死社稷?

    王琛蓦然想到了明朝的祖训,没想到在蒲甘王国,他竟然见到了相似的一幕,不得不说,蒲甘王良吴苏罗汉虽然曾经是一名农夫、窃国者,但是这份气魄却真的很让人敬佩,王琛颔首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成全他。”

    萧剑化露出凝重的目光,“我就怕蒲甘王这么一来,激烈了蒲甘城里所有的百姓,到时二十余万百姓充当炮灰,对我军形式很不利。”

    王琛笑道:“与木各城有何两异?大不了……我们再来一次屠城!”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萧剑化露出凌厉的目光,“杀一人是罪,屠万人是雄,屠得百万是为雄中雄,大不了我们将蒲甘城的人都杀光了。”

    王琛心说,要是蒲甘城老百姓们识趣的话,哥们儿还真不想杀,可要是冥顽不灵,那不好意思,谁都无法阻止我前进的步伐!

    与此同时,王琛军队和蒲甘王决战的消息被无数势力盯着,周边直通王国、禅邦王国、乃至印度、大宋朝等等。王琛也没想到会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只是现代化武器实在太恐怖了,恐怖到每个蒲甘周边的王国都人人自危,怎么可能不时刻盯紧?甚至,各个国家还派出了探子,想要目睹一下王琛和蒲甘王的决战,或者说,屠城之战,然后从中找到破解对付王琛的办法。

    直通王国盯着。

    禅邦王国盯着。

    大宋朝也派来了探子。

    还有印度、后来的越南如今的丁朝等等势力,都有细作在附近。

    唯一没有细作的反而是蒲甘王,因为此刻,蒲甘王正在城内做着殊死一搏的最后动员!

    ……

    蒲甘城内。

    听到国王要亲自登上城楼守城门,近乎所有蒲甘城内的百姓都赶了过来。

    蒲甘王顺势悲愤交加地做了一场慷慨激昂地动员,最后站在城楼上挥舞着手臂,大声道:“蒲甘民众可愿随寡人与敌寇拼个玉石俱焚?让我们一起守护蒲甘最后的荣耀!”

    “我愿意!”

    “守护蒲甘最后的荣耀!”

    “为了国王!为了蒲甘!誓死一战!”

    “就算战死我也是蒲甘的亡魂,绝不轻易投降于敌寇!”

    这边一片激昂!

    经过国王良吴苏罗汉的动员,蒲甘城里二十余万百姓都愿意慷慨赴死,似乎,在这一刻,蒲甘不再是良吴苏罗汉一个人的国家,而是蒲甘城内每一个百姓的国家,是啊,毕竟有过木各城的屠城消息传来,前车之鉴后车之师,每一个民众都不想重蹈木各城覆辙,他们要拿起武器守护自己的家园!

    举国之力!

    只为这最终的决战!

    ……

    直通王国探子:“快传消息回去,蒲甘城二十余万民众都上战场了!”

    禅邦王国探子:“二十余万对一万不到,究竟会鹿死谁手?”

    古印度的申毒细作:“蒲甘王一下子动员了二十余万民众,还有守城的两万将士,恐怕这一次这支神秘军队要受挫了吧?毕竟他们人太少了。”

    丁朝细作:“又有好戏看了。”

    大宋朝的探子:“二十余万民众?难道蒲甘王还不甘心投降?还想击溃对方?不会吧?只要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支神秘军队实在太恐怖了,绝非人力能够阻挡的,实力不在一个层面上,哪怕神秘军队的人数比较少,但是根据之前收集来的信息,神秘军队想要屠杀二十余万人只是时间问题,无人能挡。”

    ……

    另一边。

    蒲甘王良吴苏罗汉召集将士们:“民众们都愿意上战场,但是最终的决胜还要看你们,我们誓要把敌军斩于马下!”

    护国大将军:“国王,这个仇不能不报!”

    良吴苏罗汉看向下面:“你们呢?”

    下面不少将士们都激动异常请战!

    “报仇!”

    “必须报仇!”

    “不死不休!”

    “有二十万民众充当炮灰,我们的精锐只需要想办法接近敌军,他们没有铠甲,近身了根本挡不住!弄死他们!”

    “天佑蒲甘,让恶魔们尝尝我们大蒲甘的力量!”

    “这口气我们都咽不下!”

    片刻后,良吴苏罗汉非常满意道:“那好,既然大家都有誓死的决心,那么我们就和对方来一场歼灭战,寡人来说一下如何对战,从以往的战斗来看,他们的杀伤力非常凶猛,我们蒲甘军队从来都无法近身,但是根据斥候探来的消息,对方如今不到六千人,我们只需要让二十余万民众拿着装满泥土的袋子在身前冲锋,想必能减少很多伤亡,而你们,则是跟在民众的背后,尤其是骑兵,等到接近一百尺的时候全力冲锋,凭借马匹的速度,他们杀不过来,一旦近身,你们就可以用利刃重创敌军。”

    “属下明白。”

    “用装满泥土的袋子挡在身前,妙啊。”

    “确实能够抵消不少敌军神秘武器的伤害!”

    “我们都蓄势待发了,只等国王您一声令下!”

    “拼了!这次给他们一记重拳!让他们尝尝颜色!”

    “不把这支神秘军队屠尽,誓不罢休!”

    “对,誓不罢休!”

    一群将士们跃跃欲试,是的,王琛军队火力凶猛,想要完全破解没办法,但是战争持续了这么多天,他们已经找到能够抵消部分火力的办法,国难当头,众志成城。

    除了他们,蒲甘民众也是一个想法!

    甚至于城里的绝大多数百姓都表达了明确的赴死态度!

    “就算死也要战!”

    “绝不让敌军攻入城内!”

    “国王说了,要是我们能够消灭敌军,以后都将封赏!为了子孙万代!为了蒲甘,我们要报仇!”

    “不能让同胞们们的血白流!”

    “二十余万对不到一万人,我们有胜算,更何况我们还有国王的两万精锐士兵!”

    “呼吁全城都动员起来!”

    “哪怕是死,也要守卫我们的家园!”

    “回击啊!快回击!”

    “以为屠木各城就能吓住我们?太小看我们蒲甘人了啊!只有站着死,绝没有跪着生,大家别怕死,为了妻儿,拼了这条老命又如何?”

    那边,国王良吴苏罗汉的明黄色龙辇已经从王宫里浩浩荡荡出来,两排士兵们也边走边喊助长士气!

    蒲甘全城民众士气达到了巅峰!

    仿佛在这一刻,哪怕天王老子站在他们面前,也不能阻止蒲甘民众守护家园的决心!

    ……

    望着二十余万百姓一起涌出城门。

    每一个蒲甘百姓身前都拿着装凝土的大袋子,一步一个脚印朝着自己的军队过来。

    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个场景,王琛的眼皮子一跳,知道遇到了麻烦,像迫击炮和步枪,在面对铠甲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怕,但是装满凝土的袋子,能够削弱很多迫击炮和步枪的威力,毕竟压实的凝土会抵消不少子弹的冲击力,当然,迫击炮炮弹爆炸的碎片也会抵消不少。

    说到底迫击炮口径太小,只有60mm,如果换成120mm口径的重型迫击炮就不一样了。

    王琛倒是有主炮120mm的m1主战坦克和自行迫榴炮,但是只有他一个人会驾驶,按照蒲甘军队如今的阵型来看,即便自己凭借m1主战坦克或者5式自行迫榴炮能够杀伤很多人,但杀得都是蒲甘百姓,反而蒲甘王的军队躲在后面,步步为营的话会有机可乘,到时,自己的军队会出现大规模伤亡。

    就算是胜,也是惨胜!

    王琛绝不容许好不容易在战争中磨练出来的乡兵们出现大规模伤亡,这些乡兵不仅仅是第一批跟随自己打天下的人,更是以后能够充当新兵教官的精锐,所以,他要保证乡兵们的生命安全。

    敌人有了准备,迫击炮和火箭弹乃至步枪威力削减,很难一下子击溃?

    会造成哥们儿乡兵伤亡?

    你们真以为凭借二十余万民众当炮灰就能打赢这场战争?

    那就对不起了!

    你们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神秘空间里还藏着一座m777榴弹炮,还有二十辆5式自行迫榴炮!是的,这么多人当中,只有王琛会驾驶自行迫榴炮,但是如果有了准备,他完全可以把自行迫榴炮当成定点的大口径迫击炮来使用,二十辆自行迫榴炮并排对准敌军,王琛教会乡兵们如何发射炮弹就行,不需要去驾驶,另外,m777榴弹炮可是口径155mm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炮之下杀伤力足以达到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这不是开玩笑的!

    行!

    不服是吧?

    那你们来!

    ……

    “什么?”

    “大总统宣布撤军?”

    “都到最后关头了,撤军?”

    “为什么?”

    “我们宁愿拼死一站啊!”

    “大总统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不需要质疑,去执行他的命令就行,撤军!全员撤军!”

    几个喊声,有些打击士气!

    王琛军队的人原本一个个都鼓足了士气,此刻听到撤军都觉得有些憋屈。

    萧峰怒了,请战道:“大总统,我愿意拼上性命和敌军奋战!”

    其中一名团长也十分恼火,“我们已经到了攻城的最后时刻,大总统,许某愿意充当先锋第一个冲进地方阵营,哪怕战死也在所不惜!奋战了这么久,不能功亏一篑啊!”

    一名营长也请战道:“哪怕敌人势大,兄弟们没有一个怕死的,大总统,我们不怕死!”

    只有萧剑化比较冷静,压压手道:“大家不要冲动,大总统这么做有他的理由,如果贸贸然迎上去,兄弟们伤亡惨重,到时回到静海,我们怎么向父老乡亲们交代?怎么向兄弟们的父母妻儿交代?行了,听听大总统怎么说。”

    说到王琛,好多人都看了过去。

    此时,他们已经撤军到两公里之外。

    而王琛听着他们的话,根本没有回答什么,而是慢悠悠地从神秘空间里把5式自行迫榴炮一辆辆拿了出来。

    “咦?大总统,您在干什么?”萧峰奇怪地看着他。

    每拿出一辆自行迫榴炮,王琛就钻进战车里调整一下位置,将主炮对准了蒲甘城方向,5式自行迫榴炮配备的主炮120mm口径的,最大射程能够达到9.3千米,像他们如今撤退到了距离蒲甘城两公里的地方,如果自行迫榴炮射击的话,只需要四秒钟时间,炮弹就能轰击到城楼上,他刚刚从第一辆自行迫榴炮里下来,闻言抬头笑道:“教兄弟们使用新武器,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团长等人早就见识过各种武器的神奇,自行迫榴炮和m1主战坦克样子有些差别,但是炮管什么在这些古代人看来差不多,他们都见识过m1主战坦克神挡杀神否挡杀佛的姿态,此刻终于明白王琛为什么宣布撤军了,合着要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噢噢,我马上把最机灵的兄弟找过来。”

    萧剑化也眼前一亮道:“把迫击炮手们都找过来,他们有经验,比较容易上手。”

    萧峰振奋道:“原来大总统打得是这个主意,哈哈,蒲甘王这次要倒大霉了!”

    原本士气低落的乡兵们,在听到王琛撤军是为了保证他们安全,想利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远程消灭蒲甘军队后,一个个又是感动又是摩拳擦掌,他们都恨不得立刻跟随王琛学习自行迫榴炮的操作方法了。

    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王琛把二十辆自行迫榴炮都调整好方位后,居然没有立刻教他们,而是从神秘空间里拿出一座硕大无比的“迫击炮”,然后指挥着大家怎么安装。

    榴弹炮安装挺费工夫,虽然有足够的人手,但实际上安装全是王琛一个人在忙,乡兵们只能打打下手。

    主要是构建发射阵地,平整土地,大概就那么多工作,不过即便这样,王琛和乡兵们忙上忙下,也花费了十来个小时。

    安装好了!

    王琛又开始交代迫击炮手及部分乡兵们如何操作自行迫榴炮发射炮弹的系统,其实就是傻瓜式操作,只需要点一下就够了,不需要驾驶什么,反正他已经把主炮位置对准,到时启动了战车,一声令下,乡兵们装填炮弹、按下发射按钮,那么炮弹就自然自然发射出去了。

    等到这一切做完,已经第二天凌晨。

    王琛让除了保持警戒的乡兵们,其他都去睡了,心中冷笑一声,遥遥地望着两公里外的蒲甘城,你们的死期到了!

    ……

    蒲甘城里。

    国王良吴苏罗汉见到王琛军队撤军,警备了一宿,哪怕天快亮了,他依旧没有放松警惕,甚至还频频让斥候们去打探消息,结果得知王琛的军队在两公里外戒备,他没敢轻举妄动,如果是在城下的话,可以让民众们当炮灰,但是战线拉扯到两公里那么远就不好说了,他吩咐下去,“大家时刻注意着,若是敌军再打来,立刻召集民众们反击,千万别给敌军有机可乘!”

    护国大将军:“明白!”

    丞相:“有二十万民众挡在前面,敌军不敢轻举妄动!”

    另一名将军还有些耿耿于怀,道:“我觉得敌人撤军的时候我们就该追出去,狠狠将他们击溃,说不定现在我们都已经剿灭敌军了,如今……”

    话没有说完,一个巨大的响声在蒲甘城里响起“轰隆”!

    这声音实在太响了,响到哪怕他们在王宫里面,都听着有些震耳!

    国王良吴苏罗汉一惊,“什么声音?敌军又打来了?”

    护国大将军同样脸色一变:“听声音好像是!快派人让民众们出击!”

    之前说话的那个将军火急火燎道:“我这就去!”

    然后,一群人飞快地全副武装赶往城楼方向,但是,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尤其是之前那个说要趁着王琛军队撤退追击上去的将军,都看得目瞪口呆了,只听见他破口大骂道:“我的天啊!他妈这是什么东西?一个铁圆球飞过来就炸开城楼一个大口子?”

    刚刚骂完一句,接二连三的巨响从城楼方向响了起来!

    轰隆!

    轰隆隆!

    无数巨大的“铁球”狠狠击打在城楼之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坚固无比的城楼宛如纸片一样被轰碎,甚至部分城墙无力抵挡,轰然倒塌,激起了大片大片的尘土,遮天蔽日,直接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快去搜索敌人在哪!”

    “快!快啊!”

    国王丞相和护国大将军等人,在士兵们掩护之下灰头土脸地后退,生怕一个不小心被炮弹轰击中炸死。

    有人去搜索王琛军在哪了。

    但是当有人冒着生死的风险登上城楼一看,眼前苍茫一片,根本没有敌人啊,可连绵不绝的炮弹还如同催命的死神一样,一发接着一发朝着蒲甘城轰击而来!

    什么?

    搜索不到敌人?

    国王良吴苏罗汉简直不敢相信,“那他们怎么能攻击到我们?”

    护国大将军震惊道:“难道他们真的像传闻中那样会召唤神雷?可是为什么这一次的神雷威力,比传闻中更加强大?”

    废话,之前都是口径60mm的迫击炮,这一次口径最小的都是120mm自行迫榴炮,足足二十门,再加上155mm榴弹炮,那威力就真的像神话传说中恶魔降临一样,毁天灭地!

    蒲甘城里上演着人间炼狱的一幕!

    其中一发榴弹炮轰中了聚集在一起的人群中,然后瞬间方圆二十丈之内出现了一个大坑,几百名蒲甘民众连惨叫都没惨叫的出来,就被轰成残渣!

    炮弹还在无差别轰击!

    “啊快逃啊!”

    “恶魔杀来了!”

    “又是那个恶魔!又是那个恶魔!”

    国王良吴苏罗汉心中一凉,眼睛都红了,大喊道:“快把敌人找出来!快啊!”

    护国大将军震惊道:“我们的人连城门都出不去,一旦靠近城楼位置就会被轰死,怎么可能找到敌人的位置?”

    丞相一脸惊恐:“为什么会这样?不是我们找到应敌的办法了吗?”

    良吴苏罗汉一语惊醒梦中人,他有些呆滞道:“敌军原来还藏了更厉害的手段!这些恐怕是他的杀手锏了啊!”

    杀手锏?

    比之前的还要恐怖百倍?

    好多蒲甘王国的将士、大臣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良吴苏罗汉决断道:“不要让人守住城墙了,先撤回来,躲到内城里面,看样子他们是盯上了我们的城楼!都聚在内城,等他们打进来再按照原计划反击!”

    原本见到王琛军队撤退,蒲甘军士气空前,然而没想到的是,一夜功夫都没到,天还没有完全亮,他们就会打回了原形,不,甚至是从头凉到了脚!

    又是那可怕的恶魔!

    又是那灭绝人性的恶魔啊!

    ……

    与此同时。

    各国探子们也见识到了毁天灭地!

    大宋朝探子瞳孔一缩:“老天爷啊!”

    丁朝的细作吓得额头全是冷汗,“可怕!实在太可怕了!”

    申毒的斥候更是震惊的眼珠子都瞪圆了!

    更别说直通王国、禅邦王国等几个蒲甘的邻国探子了,他们终于知道,先前的王琛军队并不没有拿出最大实力,如今,他们才知道,王琛的军队强大到足以排山倒海!

    所有人都吓住了,听着远方蒲甘城传来轰隆隆的轰鸣声,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快点把这个消息传回去给首领们知道,千万不能得罪王琛的军队!

    “敌军势大!”

    “毁天灭地般可怕!”

    “一定要告诉国王,我们不能与之为敌!”

    ……

    王琛这边。

    一众乡兵们有人利用望远镜稍微看到了点情况。

    萧剑化兴奋道:“城墙倒了!”

    萧峰也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自行迫榴炮和榴弹炮的威力实在太震撼了,震撼到哪怕之前使用过热武器的乡兵们,此刻都内心无比震惊。

    许团长道:“萧参谋长?”

    萧剑化之前也非常不理解王琛为什么要撤军,见识到这一幕哪还有半点疑问啊?正要说话呢,被人打断了。

    突然,一名望远镜手叫道:“敌人全都从城楼方向撤退了,我们的炮弹根本打不到人。”

    一营长有些郁闷,“要是打不到人有什么用啊?”

    然而此刻,王琛却让大家停止射击。

    就在众人都以为要冲锋陷阵打进去的时候,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呢,没想到王琛钻到自行迫榴炮里面,调整了主炮位置。

    随后,王琛再一次让人配合他一起调整了榴弹炮的角度。

    再次发射!

    接下来,就听到望远镜手惊骇异常的声音,“我的天啊!炮弹直接轰到内城去了!”

    又有个望远镜手叫了起来,“刚才榴弹炮一炮轰死了最起码两百人啊!直接在内城炸开了,咱们的炮弹轰击距离这么远?”

    自行迫榴炮的射程九公里多!

    榴弹炮最大射程更是能达到恐怖的四十公里,哪怕是有效射程都有二十四公里!

    自然,哪怕蒲甘军都躲到了内城去,只要王琛调整好角度,一样可以像阎王爷一样如影相随地追过去!

    “厉害!大总统拿出来的仙器威力恐怖如斯!”

    “哈哈哈,这一次蒲甘城算是完了!”

    “是啊,第一轮射击就把他们的城楼轰塌了啊!”

    “屠城!我们要屠城!”

    “把蒲甘城变成死城!”

    乡兵们兴奋的嗷嗷直叫,要不是王琛要远程打击敌人,他们都想提着步枪冲进城里大杀特杀了啊!

    ……

    蒲甘城内。

    国王良吴苏罗汉第一时间下达了命令,让民众们和军队撤退到内城,以为这样就能避开王琛毁灭性的打击。

    可惜,他们对王琛实在太不了解了!

    在短暂地停止轰鸣以后,死神又一次降临了!

    内城很多蒲甘的将士、民众被轰成残渣,剩下的人则是惊恐万分!

    “又是那恶魔!”

    “都躲到内城了还能打进来?”

    “为什么会这样啊?”

    “难道佛祖彻底抛弃我们了?”

    “不是说只要我们众志成城就能抵挡住敌军吗?如今我们连敌军在哪都不知道,就遭到这么可怕的毁灭性打击,我们蒲甘要灭亡了?”

    “恐怕这一次真的要灭亡了!”

    “太可怕了!”

    “恐怖啊,佛祖啊,求求你快来解救我们吧!”

    刚找到一点应对王琛军队的办法,还没过去一夜,可怕的袭击居然又席卷而来,这是所有人都未曾预料到的局面!

    王宫。

    国王和大臣们紧急商量对策。

    可是面对超时代武器,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一人骂道:“没想到他们还藏着这么可怕的武器!”

    有人道:“如今我们唯一的办法只有弃城而逃,不然只能面对死亡啊!”

    丞相苦笑道:“弃城而逃?我们还有机会吗?”

    众人都沉默了。

    是啊。

    根本没有机会弃城而逃了。

    敌人无差别的轰击,一旦他们想要突围而出,只有面对一发发炮弹的轰击,根本无处可逃!

    这时候,外面冲进来一名侍卫,他眼中全是恐惧,大声道:“国王,我刚刚得到消息,短短一炷香时间,我们城里伤亡已经超过三万人!”

    三万人!

    五万人!

    八万人!

    伤亡的数字越来越庞大!

    在榴弹炮和自行迫榴弹猛烈的火力轰击下,每一炮都会出现大规模杀伤,再加上民众们之前被国王召集在一起,更增加了伤亡的速度,而且炮弹轰击力度还在增加,伤亡数字进一步飞速蔓延,这个蔓延显然是恐怖的,一发不可收拾!

    如今这个伤亡数字,只是大致统计,根本没有准确性,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实际伤亡数字可能还在他们分析的之上!

    然而,又过了一炷香时间,整个蒲甘城里都陷入了一种近乎绝望的氛围中!

    不是他们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每当发现炮弹射程后,一群人都往里躲,但是一小会功夫以后,那些炮弹射程似乎又“变远”了,再一次跟随而来!

    越往里躲人群越密集,炮弹轰击下来的杀伤性更大,更可怕的是,整个蒲甘城里已经恐慌到了极致,不少民众已经声嘶歇底地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践踏之下再次造成伤亡!

    接着。

    大概在两个时辰后,炮弹的轰击已经停止了。

    但是更可怕的事情来临了,王琛的军队手持步枪、迫击炮和火箭筒,在m1主战坦克的开路之下,一路朝着蒲甘城内横扫而来!

    ……

    王宫里,每一个大臣将士听着宫外传来的不利消息,他们心中一片冰凉,有的只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们现在才知道,他们国家招惹来了一个什么样的恶魔,他们现在才明白,王琛的军队究竟有多么可怕!

    人多势众?

    想办法接近敌军?

    凭着民众充当炮灰有希望剿灭敌军?

    现在回头一看,他们之前那些计策简直就像个笑话,被王琛的军队换成了一个个巴掌,狠狠打在了他们脸上!

    原来那支神秘军队这么可怕,根本不是他们蒲甘城二十余万民众外加两万士兵能够阻挡的!

    “天啊!”

    “内城已经被敌军占领大半了!”

    “怎么办啊?”

    “快派兵迎战啊!快!”

    “我们的士兵在对方先前轰击当中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怎么迎战啊?我们已经没有几个士兵了!”

    “屠杀木各城听说敌人花了差不多一天的功夫,但是毁灭我们蒲甘城,他们居然只花了两个时辰都不到,这……”

    “该死的恶魔!”

    “完了!这次真完了!”

    “阻止不了敌军的屠杀了!”

    “快高举白旗投降啊!”

    “那个恶魔是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啊!”

    实在无奈之下,国王良吴苏罗汉都绝望了,只能认命地让大臣们去高举白旗投降!

    蒲甘民众们也第一时间看到了王宫之内举起了无数的白旗,他们知道国王都放弃抵抗要投降了,一个个悲愤交加,但是心中却莫名觉得一松,总算……能够保住一命了,听着耳边传来“哒哒哒”可怕的催命声,在全程恐慌的氛围里,全都为之色变!

    “幸好投降了!”

    “呜呜,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什么?敌军拒绝我们投降?还在大范围屠杀!?”

    一片一片的哀嚎声在蒲甘城内响起,王琛的军队进行了新一轮的屠杀!

    十万!

    十二万!

    伤亡人数持续飙升!

    这一刻,整个蒲甘城沦陷了!

    外面的各国探子都震惊到说不出话!

    大宋朝探子沉默了!

    直通王国探子沉默了!

    整个亚洲地区国家的探子都沉默了!

    此时,所有关注着这场战役进展的人,看到王琛军队势如破竹一般的进城屠杀,大家已经没有了任何语言!

    大宋朝探子:“快传消息回汴京启禀陛下,这支神秘军队绝非我们能够抵挡,不到万不得已一定要交好!”

    申毒的探子遥遥望着战火苦笑:“谁还敢招惹这个恶魔啊?我算是看出来,他们恐怕是炼狱来的军队,太狠了!”

    直通王国的探子慌乱一片,“怎么办?我们距离蒲甘这么近怎么办?国王要不要朝贡蒲甘的新主人?不然他们打到我们直通王国来怎么办?”

    禅邦王国的探子错愕道:“简直毁天灭地啊!”

    这支可怕的军队到底从何而来?

    这个时候,全亚洲地区的王国都在问,都在想着应对办法!

    ……

    国王良吴苏罗汉:“敌军接受我们的投降了吗?接受了吗?”

    丞相巍颤颤道:“没……没有!屠杀还在继续!”

    护国大将军:“敌军快冲进我们王宫里了!完了!这次完了!”

    一打探消息的侍卫冲进来道:“血流成河!我们蒲甘城血流成河了!”

    不用说大家都猜到了。

    此刻只有国王良吴苏罗汉知道,敌军为什么会这么猛烈的屠杀,都怪他贪心,贪了十万贯钱财的金银珠宝啊!

    为了十万贯!

    他的性命即将不保!

    整个蒲甘生灵涂炭!

    国王良吴苏罗汉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扬天大吼道:“寡人是蒲甘的罪人!罪人啊!”

    之前还众志成城的将士大臣们此刻却一声不吭!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即将要面对死亡了,早就吓得双腿发颤,哪还说得出话来?

    恐怖!

    一个恐怖的军队!

    一次次恐怖的杀人手段!

    最关键,连投降的机会都不给他们,大家都不知道蒲甘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引来了这么丧尽天良的刽子手!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现在他们面临的不是灭国不灭国的事情,而是生死之间的大恐怖,看这个情况,只剩下灭亡一途了啊!

    ……

    坦克里。

    萧峰兴奋道:“快攻进王宫了!”

    萧剑化也不可思议道:“主公仙法无边,拿出来的仙器威力大得惊人,没想到破蒲甘城如此容易!”

    “杀进去!我们要杀进去!”另一个充当填弹手的连长激动道:“我们都将成为开国元勋了!”

    萧峰唏嘘道:“以前我只是区区一个猎户,没想到跟随大总统以后,居然能够开疆裂土,成为开国元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这就满足了?

    还没完全把蒲甘城屠尽呢!

    坐在坦克驾驶座上的王琛下达了最冷酷的一条命令:“城内所有活着的都给我杀!一只狗都不放过!”

    命令传达下去!

    杀戮变得更加猛烈了!

    死伤人数一下子骤然猛增!

    十三万人!

    十五万人!

    十八万人!

    二十万人!

    惨绝人寰的屠杀之下,整座蒲甘城似乎变成了死亡的海洋,里面除了一具具尸首,除了王琛的军队,近乎已经看不到活着的生物,他们将王琛的命令执行的异常透彻,就连一条狗都不放过!

    ……

    到最后,外面已经没有消息传来了,王宫里的所有人都被彻底吓傻了,每一个人都绝望地瘫坐在地上,呆呆地等待着敌人杀进来,什么抵抗都没做了!

    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

    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们了,想做什么都有心无力!

    王琛的军队杀人如麻,屠杀的速度简直太快了啊!

    可是这还不算完,就像大家假象的一样,敌人的军队慢慢出现在王宫里!

    一百人!

    五百人!

    一千人!

    将他们这些王公贵族团团围住!

    整个蒲甘最顶层的一撮人鸦雀无声!

    整个蒲甘城已经死一般寂静,他们也一样噤若寒蝉!

    如今他们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天降佛祖,但是,这种希望多么缥缈虚无?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敌人进入王宫里,他们已经绝望到麻木!

    是的,他们以为自己面对死亡也不再有情绪的时候,当一名年轻人走进来大手一挥喊道:“杀!”

    所有人蒲甘的大臣将士和王公贵族们都尖叫了起来!

    “不要!”

    “不要杀我们!”

    然而这些没有人性的军人根本不理会,步枪举起来,朝着他们齐射而去!

    这一刹那!

    蒲甘城无声了!

    整个亚洲似乎也无声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个消息,蒲甘王国在这一刻彻底被灭亡了,蒲甘城里二十几万人,都已经阵亡!

    ——蒲甘完了!

    这场战役蒲甘到底死了多少人?所有周边国家的探子们都在心里分析着,越分析,他们越不敢吭声!

    从古曼德勒城开始,到现在蒲甘城!

    整个蒲甘王国在短短十天不到的时间被灭国!

    死亡人数保守估计达到了恐怖的五十万以上!

    这还是保守估计!

    站在血流成河的蒲甘王宫里,王琛面无表情,踩在国王的尸首上,用沾满血液的靴子,一步步登上了至高无上的王座,他彻彻底底征服了一个民族,不服都不行,因为反抗者都像地上的尸首一样,被他屠杀干净了啊!<!--over-->笔趣阁 www.xmcyhjd.cn 更新速度最快!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