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04章 翡翠之乡
    <!--go-->    炮火轰鸣!

    硝烟味弥漫,烟尘几乎把整个天空都遮蔽了。

    古曼德勒的外城四周,血流成河,分不清是大象的血,还是蒲甘军的血。

    满地的鲜血,染红了土地。

    那头钢铁巨兽还在横冲直撞地喷着猛烈的火焰,宛如神话传说中的恶魔一样,展示着它无穷无尽的力量!

    轰!

    哒哒哒!

    炮火,枪鸣,形成了一场屠杀的交响曲!

    蒲甘军最依赖的象骑兵,在这头钢铁巨兽面前,仿佛变成了新生婴儿一般柔弱,任由宰割。

    钢铁巨兽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原先信心满满的蒲甘军,在王琛驾驶的1主战坦克面前根本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佛祖啊!”

    “怪物来了!您怎么还不现身啊!”

    “救命啊!怪兽来了!钢铁巨兽来了!”

    原本结成队列的蒲甘军一看坦克威力恐怖如斯,全都吓得丢盔弃甲,有些人甚至惊恐的连手中大刀都丢了,转身就朝着内城逃去。

    溃败!

    **裸的溃败!

    最初的一刹那间是可怕的。

    没有什么比一群惊惶失措的军队溃败更可怕的了,他们抢着丢掉武器减轻自身重量,以便能够逃跑。

    成千上万的士兵们叫喊着,奔跑着,有许多人倒了下来,被自己的战友们践踏在身上,再也爬不起来。

    这些以往的职业军人,早练就了无畏的精神,但是觉得面对任何大风大浪都面不改色的蒲甘精锐军队,在面对未知可怖的力量的时候,他们发现除了逃窜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

    有人直接吓晕了。

    有人狼狈不堪地逃窜到屋子里,想要找寻一丝安全感,可是炮火轰碎一间屋子后,他们发现,房屋根本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许多人又慌乱地从屋子里跑出来,不知所措地在旷野中和炮火连天中乱窜!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呼啸着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光芒划破黑暗。

    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站在城楼上的耶因昂看见无数“手无寸铁”戴着铁盔的异国他乡军队冲了进来,和以往的战争不一样,这群毫无防范的军人们端着来自地狱的魔器,一边冲击叫喊,一边手中的魔器喷射出连绵不绝的火焰!

    枪弹从每个黑暗的角落里放射出来。

    每一颗子弹都宛如催命符一样,轰打在溃败的蒲甘军身上。

    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

    有一名勇士妄图用辎重车撞击那头钢铁巨兽,他咆哮着,他靠着双臂双腿的力量,红着眼睛推动辎重车飞快地朝着钢铁巨兽撞去!

    然而钢铁巨兽比他更快!

    直接碾过辎重车,把辎重车碾的四分五裂,那名勇士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被卷入履带底下,碾成了肉饼!

    这一下更加重了纷乱的程度。

    马儿也惊跳起来,大象也嘶鸣着往后窜逃而去!

    人们践踏在受伤的人身上,地下到处是呻吟声,这些人惊惶,那些人吓昏了。

    世界末日来临了!

    大炮的巨响淹没了一切。

    火耀眼,后来阻断了主将耶因昂的视线。

    天空全是铁片的乱哄哄的声音,在他们头顶上的空间里,许许多多巨大的铁块崩裂开来,纷纷跌下。

    在天空下,像暴雨即来时那样漆黑一片,炮弹向四面八方投射出青。

    灰色的光芒。

    在那可以看得见的世界里,从这一头到那一头,田野在摇晃,下沉,融解,无限广大的空间跟大海一样在抖动。

    东方,是极其剧烈的爆炸。

    南方,是子弹横飞。

    在天顶,则是一排排开花弹,好象没有底脚的火山一样。

    在那广大无边的地面上,尽是雨和黑暗,别的什么也没有,天上的云和地底出来的云,在地面上散落布开,混在一块儿。

    此刻,耶因昂颤抖着双手,跪倒在城楼上,无力地望着地面上横扫千军的钢铁巨兽和上万道火舌喷射,他眼中全是泪水,滴答,坠落在地上,良久,耶因昂终于用沙哑地声音下达了一个命令:“全员听令!”

    “将军?”副将惊恐万分地看过来。

    耶因昂用沉重地双手撑在地面上站起身,悲壮而又斩钉截铁道:“投降!”

    四周的将领们全都愕然起来。

    “投降?”

    “将军,不能投降啊!”

    “我们可以奋死一战!”

    “奋死一战?”耶因昂笑声显得无比凄厉,指着下方还在喷射火焰的钢铁巨兽和来自地狱的恶魔们,“只有奋死,哪有一战?不投降,我们将全军覆没,投降,还有一线生机。”

    众将士沉默了。

    是啊。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根本没有一战的机会,几百米开外,就算是最为依赖的弓箭,都无法触及到敌军,可是,他们的士兵却被“天外陨石”和“火流星”杀的片甲不留。

    不投降?

    那只有全军覆没!

    留给他们的只有一条路投降。

    耶因昂惨然笑道:“你们都去投降吧,我生事蒲甘王朝的将领,死是蒲甘王朝的鬼魂,只是不忍心你们伤亡。”说到这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了一声,“如若有机会,请你们告诉国王我已尽力,告诉我的妻子,我依然深爱着她!”

    言罢,耶因昂拿起长剑架在脖子上,自刎而亡!

    “将军!”

    “将军!”

    众将士悲鸣痛喊。

    有人哭喊着上前抱住缓缓倒下的耶因昂,鲜血染红了这人的衣袖,他哭喊着大声道:“卑职与您同行!”

    说着,此人也拿起长剑自刎而死!

    自刎殉国!

    耶因昂将军和那名牙将,可歌可泣!

    剩下的将领们痛呼声,咬牙切齿,想要奋死一战,可是又没有任何勇气,好多人面面相觑,最终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在场最高职位的副将,泪流满面,下达了这场战争最后的指令:“高举白旗,投降!”

    另一边。

    驾驶着坦克的王琛打开虚拟屏幕,没有观看,他聚精会神地从潜望镜里观察着形式,不停地发号施令以及发射车载机枪,坦克开路,士兵们跟在后面,不时还有火箭筒炮手的轰射,蒲甘军根本无法近身。

    火力实在太凶猛了。

    凶猛到蒲甘军任由宰割。

    这点从虚拟屏幕七彩光芒吞噬的黑气能够看得出来,每当一个蒲甘士兵阵亡的时候,就有一道黑气冒出来,最后甚至形成了遮天蔽日的黑云,当然,这些别人都看不见,只有王琛能够看到,即便如此,七彩光芒还是以蛇吞鲸之势,把占据了半个天空的黑云全都吞吐进去。

    虚拟屏幕里渐渐浮现出继定位传送、时光倒流后的第三个功能瞬间移动。和定位传送、时光倒流不一样,瞬间移动后面还写着一行字20。

    甚至,第四个功能的字都出现了半个字的部首,是“日”,很有可能又是和时间有关的功能。

    王琛正杀的兴起。

    忽然,耳边传来车长萧剑化的声音,“主公,城楼上举白旗了。”

    “啊?”王琛有些懵道:“举白旗了?”

    萧剑化嗯了一声,“还在那边一摇一晃,看样子是投降了,咱们是不是收手?”

    王琛操作坦克行驶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疑惑道:“不会有诈吧?”

    “不会,我从您说的仙器屏幕里看到,城楼上的士兵们把兵器都扔了下来,铠甲也解下了城楼。”萧剑化道。

    兵器和铠甲都扔了,那就是真的投降。

    王琛略加思索,道:“好,收兵。”他让坦克渐渐停了下来,用对讲机和外面的团长们联系,“停止开枪,把投降的蒲甘军都捆绑起来!”

    “收到!”

    “收到!”

    两名团长很快回复道。

    枪火声、炮火声渐渐熄灭。

    王琛打开舱盖,露出脑袋,躲在坦克舱里很闷,他伸了个懒腰,想要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嗯,然后他呛着了,咳咳咳,尼玛,全是硝烟味,靠。

    从坦克里爬出来,王琛跳了下去。

    萧剑化、萧峰和张青也紧随其后出来了。

    一行人站在血流成河的地面上,靴子都浸湿了,可想而知此次战斗多么惨烈了。

    乡兵们举着步枪一一驱赶垂头丧气战败的蒲甘军,城楼上的将士们,也一一下来,高举着双手表示投降,任由乡兵们捆绑起来。

    王琛看的很满意,正想转头说点什么。

    突然,萧剑化“呕”地一声,拼命地呕吐起来。

    “兄长,没事吧?”萧峰赶紧上前。

    王琛也扭头看过去,上前道:“萧先生,你怎么了?”

    萧剑化指着满地的残肢断脚,一边呕吐一边断断续续苦笑道:“某见此此情形,有些有些恶心。”

    汗。

    原来是第一次上战场综合征。

    正常,当初王琛杀了林家派来的七个杀手的时候,也一模一样的反应,嗯,他看见很多乡兵也一个反应,正常的,倒是萧峰和张青两人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满脸不在乎地瞅瞅四周。

    得,这两人不是什么正常人。

    王琛没有多说什么,发号施令道:“找一下将军府在哪里,然后把他们的将领都带过来。”

    “是,主公。”

    “我们这就去。”

    萧剑化和张青行动了,萧峰则是留在身旁保护王琛。

    硝烟味还没消散。

    和血腥味混成一块。

    王琛呼吸间都能闻到这两种异样的味道,但是他却格外的兴奋,攻下了,哥们儿总算把古曼德勒城攻下来了啊!

    将军府。

    非常的豪华,金碧辉煌。

    里面不少木柱子都是类似小叶紫檀的木材打造,不过仔细看能分辨的出来,不是小叶紫檀,王琛记得缅甸有一种木材和小叶紫檀很像,俗称缅甸紫檀,实际上是樱代木。

    在乡兵们的带领下,王琛和萧峰两人率先走了进去。

    刚一跑到里面,王琛愕然了。

    他看见桌子上一只翡翠碗,虽然不是什么玻璃种、冰种,可也是冰儒种湖水绿,我靠,这么大一块翡翠做成碗?

    未免也太奢侈了吧!

    萧峰也看见了,咦了一声,“这是玉碗?”他动作还挺快,跑到桌子前,拿起玉碗敲了敲,“怎么声音不太对?”

    王琛上前伸手接过翡翠碗,解释道:“这是硬玉,不是咱们那边的软玉。”他仔细观察着这只冰儒种湖水绿翡翠碗,水种纯净,很不错。

    刚想把玩一会,他抬头一看,又看见大堂正中央挂着两把翡翠剑,大概三十厘米左右长,对于真正的宝剑来说,这个尺度太短了,但是要知道,这是翡翠啊,整一块翡翠打磨成的宝剑啊!

    最关键,看上去有点像冰种!

    沃日。

    王琛看的眼睛都直了,急忙道:“帮我把那两把玉剑取下来。”

    “好。”萧峰爬上桌子,取下两把翡翠剑,然后递了过来。

    王琛接过两把翡翠剑观看起来。

    这两把翡翠剑应该是使用的同一块翡翠原料制作的,成色、水种看上去一模一样,外层表面光泽很好,呈现半透明,清亮似水给人以冰清玉莹的感觉,水头足,很透明,质地极佳,里面有断断续续的脉带状的蓝颜色,是冰种翡翠里面很常见的“蓝花冰”。

    像这两柄翡翠剑都是中高档冰种翡翠,普通的一只镯子就能买到五万到八十万之间,这两柄翡翠剑绝对不止八十万,王琛估计,如果拿出去拍卖,最起码价格在一千万以上,要知道,他手里的翡翠剑,随便一柄都能制作十只镯子了啊。

    缅甸生产翡翠,果真如此。

    一个冰儒种翡翠碗,两柄蓝冰花翡翠剑,这还只是大堂的装饰物品,那屋子里得藏着多少值钱的翡翠啊?

    会不会有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制品?

    要是有的话嘶,哥们儿攻打古曼德勒城的消耗掉的军火费用说不定就回来了。

    王琛立刻下令道:“让人把将军府搜索一遍,发现这种硬玉全都拿过来给我看。”

    “是,我这就去让人搜索。”萧峰什么都没问,转身去喊乡兵们搜查整个将军府。

    王琛站着没动,心里激动不已,最好多搜索点翡翠出来,越多越好,什么高冰种、玻璃种,哪怕来个一吨两吨,再多哥们儿都不嫌弃!

    。搜狗<!--over-->笔趣阁 www.xmcyhjd.cn 更新速度最快!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